親愛的朋友,您好!歡迎光臨教書育人雜志社,請您先 注冊登錄 舊版入口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最近更新
熱門關注
隨機推薦
當前位置:教書育人雜志社 >> 教師新概念 >> 瀏覽文章
教育,讓學生做最好的自己
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王慶欣 日期:2011年01月06日 訪問次數:

盡管素質教育的呼聲此起彼伏,但應試教育的陰霾猶在。如果說小學階段還有素質教育的成分存在,那么到了中學,學校的大多數活動都圍繞著中考與高考的指揮棒轉——“分”依然是學生與教師的“緊箍咒”。不可否認,考試也是一種能力測試,也能檢測出學生對某一些基礎知識的掌握與消化狀態,但并不是孩子素質的唯一評價指標。德國著名實驗物理學家倫琴說:“把你們在學校所學的知識統統忘掉,剩下的就是素質。”這話雖然說得有點調侃,有些知識已經內化到人的內心、骨髓里了,哪有可能一下子全拋棄?再說了,若真能拋棄的話,則有時可能又會犯常識性的低級錯誤,連一些簡單的原理都“如墜云霧”,但有一點是確定的,那就是學校教育不能將學生教僵化了,學生在學校所獲得的應該是思考問題的方式與解決問題的策略、方法,是能夠將所學知識內化、引申、擴展、揚棄,乃至發揚光大的本領。目前,我們還找不到一條選拔人才的有效路子,考試是最為公平與相對公正的一種方式。人的一生,經歷的考試何其多,這也是人生必經的一種歷練。現在社會上不是出現一個叫“考霸”的新名詞——指的是那些參加過各種各樣考試并擁有各種證書的“考試牛人”嗎?他們已經成為了考試的機器,但究竟他們在知識運用中的能力又如何,這就不得而知了。若教育還只是在考試成績上打轉轉,轉悠不出“應試的怪圈”,那么,教育想讓每位學生成為最好的自己,也只能是教育者“一廂情愿的單相思”罷了。君不見,每年中考、高考一結束,成績一發布,學校最先關注的是,今年我校擁有幾個清華、北大的上線生,我校有沒有文科或理科狀元;全省文科、理科的前百名,我校究竟分得“幾杯羹”?我校的一本上線率有多少?更可笑的是,就是本地區域內,高考成績一出來,校與校之間就展開了“高考榜”的“大PK”,校門口的電子顯示屏閃爍不停,各校均將自己認為最耀眼的成績發布出去,以吸引更多的學生青睞、關注自己的學校。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名堂來——這是在用高考、中考成績做廣告,爭奪優質生源,為下一年度的“高考、中考龍虎榜”能繼續“光耀校門楣”做好“招兵買馬”的準備。
何止中學這樣,就是小學,教師們依然關注著自己所教班級的學科成績,有學校監控考,有上級業務主管部門的抽查考,有學校的期末考試等。每次考試,學校都要進行必要的統計與排序,雖然成績只是小范圍公開,但作為教師評優晉職的一個評價指標,試問,又有哪位教師敢掉以輕心呢?難怪有時學校新收一些插班生時,教師對那些入學考試成績不是太出類拔萃的,總會有一些不快,雖然“礙于”學校的安排,也順從地接受了,但內心深處是排斥的。為何?擔心這些插班生要是跟不上現班級學生的步伐,影響平均分,拉班級的后腿就在所難免了。
目前,由于大班化的原因,讓教育“因材施教”“分層教學”“有針對性地為每位學生設計發展方案”在現實狀況下只是一種理想。再者,在基本“一刀切”的課堂教學實施中,要想讓教育適合于每一位學生的發展,就顯得有點“異想天開”了。那么,盡管你有萬千理由,但作為教育者,我們就應該排除萬難,盡個人之所能,為學生殫精竭慮地尋找合適他們發展的路子。不能以現實客觀存在為借口,為自己的教育乏力找臺階下。
在現實狀況下,教育應該如何為每位學生成為最好的自己服務呢?

要深刻認識教育的真諦內涵

作為一線與學生親密接觸的教育者,首先應該對教育的要義與內涵有著清晰且深刻的認識。教育是什么?教育就是培養良好的習慣,形成優秀的品性,掌握必要的學習、生活的方法與能力,懂得與人相處、共事的方式,培植積極、向上、向善、陽光、進取的心靈。教育,應該承認學生在認知等方面的差異,每個人就像十個手指頭一樣有長短,不可能整齊劃一。多元智能理論也告訴我們,不同的學生,智能在不同的方向各有優劣。我們不可能要所有的學生在學業面前都是精英,都是考試的能手。這個時代不僅需要精英,也需要普通勞動者。試想,大家都是精英,那么,那些需要“藍領”們從事的活計又該由誰去從事呢?再者,就是在精英階層,各自的發展也不盡相同。就像在“尖子班”“強化班”里,依然還會有第一名與最后一名之分呢!
教育,不能單純以考試、學業成績論英雄。學業、考試成績只是個人成長道路上一個重要的指標,但絕非全部。教育要拒絕開口閉口談學業成績,教育,應更傾向于看學生的心智與心靈的成長狀況。教育,不應該是橫向比較的,而應該是縱向比較的,孩子自己與自己比較,只要有進步的腳印留下,教育就應該不吝嗇掌聲,漲涌起學生的自信與奮發前行的風帆。

要著眼于學生的可持續發展

教育,不僅存在于課堂中,更存在于日常的生活中,正所謂“處處留心皆教育”。首先,教育要課堂內外相連。在課內,教師要關注建構每一節課的生命質量。為何提“生命質量”呢?因為每節課都是教師與學生進行生命對話的40分鐘,教師要給予學生什么樣的生命觀、價值觀、人生觀,一切全在師生的課堂交互中。只有提升到生命質量的高度,每位教師才會潛心去探視學生生命的需求,將每一分鐘的課堂時間都運用到極致,不浪費分分秒秒的光陰。這不僅是對學生的生命負責,也是對教學負責。
其次,教師在課堂上,要將“教學生六年,著眼學生未來發展六十年”的箴言牢記在心坎。教師與學生相互交融、碰撞、激蕩的時間畢竟是短暫的,只是學生生命成長過程中的一小段。小學六年,教師要考慮的是孩子未來六十年的發展之路該如何去行走丈量。有了這樣的眼界,教師的教育情懷就會變得壯闊。課堂上,教師關注的目光不會只停留在那一小撮所謂的“優生”身上,教師會將關注的目光較均勻地分配到全班每位學生的身上,讓他們都能全身心地投入到課堂的活動中去。同時還應特別關注班級中的困難小群體,創造一些機會,給他們提供表現的平臺,樹立自信,更從容地面對學業。有了這樣的教育情懷,教師就不會因為學生的學業欠佳而采取一些過激的做法。有了這樣的教育情懷,教師就不會單純聚焦學生的學業狀態,更關注的是學生的行為習慣的養成。教師也不會動不動就把學生家長請來,對某些學生進行無休止的“告狀”“上綱上線”等。
再次,教育要與家庭、社區、社會有機結合起來,通過教育實踐、體驗活動,學習真善美,為社會、為家庭、為學校做力所能及的事情,做到“有時間就幫人,有能力就助人”。將感恩、愛、情意、善行善舉善心等融會到日常的點點滴滴中。一位有孝心、責任心、愛心、包容心等的學生,就算他(她)的學業不甚出眾,但未來一定能成為有益于社會的人。而教育的終極目標就是要培養社會主義合格的建設者與接班人,這與其是一致的。

要讓教育變得溫暖且可人

某日下午,學校接到市教育局通知,由于“凡亞比”臺風可能正面襲擊廈門,決定第二天中小學停課一天。校園廣播剛播報這則消息,校園里所有的班級學生沸騰起來了,不少學生比出了“嘢”的手勢。那一刻,筆者就在想,孩子放暑假,剛剛開學才一周,學生就如此渴盼不上課,這教育究竟是怎么啦,怎么這樣惹學生生厭,很少有學生會因為放假不上課臉上流露出遺憾、失望的神情。
教育,難道只能以這樣的面目示人嗎?教育,是引領學生從無知走向有禮,從稚嫩走向成熟,從無序走向秩序,從懵懂走向善思的過程。教育,是引路者,引路者不能以可憎的面目出現,否則沒人會跟在背后,教育就只能無奈地當孤獨寂寞的舉燈人。
教育,要想走進學生的內心,就應該收起“冷酷、嚴肅”的尊容,換上真誠的來自內心深處的和藹與親切走向學生。教師的言行、舉止、目光、表情等都是傳達這種信號的“發射塔”。作為教師,每天都應該向空姐、空少學習,將微笑掛在臉上,將誠摯灑向每位孩子的眼簾中。一直以來筆者很喜歡一句話——把花種在地上,得一季芬芳;把心種在花上,得一世芬芳。曾看過一篇題為《“自殺崖”上的50年微笑》的文章,說的是在澳大利亞悉尼港的東部有一座被稱為“自殺崖”的臨海懸崖,因為懸崖邊的護欄高度僅有一米,許多想不開或心理有問題的人,就選擇在這里結束自己的生命。有一位叫里奇的人,從三四歲開始,他家就在距“自殺崖”約一百米的地方,每天早晨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臥室窗前觀察“自殺崖”。如果發現有人站在離“自殺崖”崖邊非常近的地方,他就會立即沖過去,竭力將他們從死亡線上拉回。50年來,里奇成功地從“自殺崖”邊挽救了160條生命。人們稱他是“守護天使”。你要問里奇采取了怎樣的方式拯救自暴自棄的靈魂呢?答案很簡單——他與“欲自殺者”保持“安全距離”,不給對方提出忠告與建議,更不窺探對方隱私,而是送去一個溫暖的微笑,輕柔地詢問對方,是否愿意和自己聊聊。待對方情緒緩和后,他便很隨意地微笑道:“如果你有興趣,我十分高興邀請你到我們家喝杯茶。”一個簡單的微笑,竟能在瞬間讓“欲自殺者”感受到從未有過的溫暖,很快打消了自殺的念頭。大多數人都樂意和里奇去家里共品香茗。
這就是微笑的魅力!若我們的教師也能時刻將微笑定格在自己臉上,每天都和顏悅色地面對每一位學生,相信每位學生的心中都會升騰起久違的溫暖。要知道,教育是溫情的,若教育只會單純板起臉訓人的話,教育本身就已將丑陋“張貼”了,還能指望學生與教育親近嗎?溫暖而可人的教育,學生才會樂意并心悅誠服地接受,否則,教育只能與學生的內在需求格格不入。
教育,讓學生做最好的自己!愿景美好,但為之奮斗的路漫長。雖然路漫漫,但并非不可能。既然從事了教育行當,既然我們深知教育的責任與義務,那么,一線的教育工作者有什么理由推諉,有什么理由退卻呢?從事教育工作一天,我們就應該讓學生做最好的自己一天!■
(作者單位:福建廈門實驗小學)

發表評論】【告訴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關閉窗口
上一篇:教育改革,難在何處
下一篇:一種不可缺少的勇氣——做一個真實的老師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廣告服務 - 技術支持
五月天婷婷在在线视频